朱元璋封小舅子大官,小舅子跪在地上哭:只求活命能每天喝酒就行。对此你怎么看?

朱元璋封小舅子大官,小舅子跪在地上哭:只求活命能每天喝酒就行。对此你怎么看?

1353年,25岁的朱重八投奔郭子兴,参加红巾军。因为作战勇敢、足智多谋、愿意与众兵士分享功劳,郭子兴很赏识他,他在军中的名声也很好。
 
因为器重,不久郭子兴便将养女马氏(后来的马皇后)许配给了朱重八,由此,朱重八成了军中的朱公子,并正式改名叫朱元璋。
 
这阶段,朱元璋虽然尚处微时,但只要真有眼光,看出他前途无量还是不难的。
 
极善相面的濠州人郭山甫就是这样一个有眼光的人。
 
 
 
一日,朱元璋途径郭家,郭山甫相了他的面,惊呼:“公相贵不可言。”之后即召来两个已成年的儿子说:“吾相汝曹皆可封侯者以此。”郭山甫的意思是说,只要跟着朱公子好好干,你们将来都能封侯。
 
为儿子指点完前程,郭山甫又召来自己的女儿说,这时候你要能到朱公子身边好生侍奉,将来一定能享荣华富贵。
 
于是,郭山甫的大儿子郭兴、二儿子郭英成了朱元璋帐前的宿卫,另一个小儿子郭德成因为年龄尚小、看上去不是行军打仗的料,成了朱元璋军中的小伙夫;郭山甫的女儿郭氏当然也没有落下,听了老爹的话,她成了朱元璋的侍妾。
 
从后来看,郭山甫的相面功夫确实了得,又或者说,郭山甫是个很有智慧的人,眼光一流。
 
值得一说的是,郭山甫的这三儿一女,似乎都遗传了老爹的优点,都是有智慧的人。
 
 
 
先来说郭氏,这女人后来不得了,朱元璋称帝坐天下后,掌管后宫的先是马皇后,马皇后死后是李淑妃,李淑妃死后,就是这个女人,郭宁妃。
 
要知道朱元璋对女人的态度极严酷,又喜怒无常,郭宁妃能长期受宠,没有过人的迎奉智慧,是绝不可能的。
 
 
 
接着来说郭山甫的大儿子郭兴、二儿子郭英。
 
清代张廷玉对郭兴有这样一段评价——诸将当草昧之际,上观天命,委心明主,战胜攻取,克建殊勋,皆一时之智勇也。
从郭兴的平生事迹看,这段评价还是中肯的。
 
郭兴,1330年生人,比朱元璋小两岁,既是朱元璋的老乡,也是朱元璋的同龄人。郭兴最突出的地方是识时务,会识明主,而且作战占有勇谋二字。
 
朱元璋大破陈友谅的关键一战——鄱阳湖水战,抓住陈友谅破绽,建议朱元璋火攻的正是郭兴。
 
因为南征北战,立下赫赫战功,朱元璋大封开国功臣时,郭兴位列“淮西二十四功勋”之一,封巩昌侯。
 
但郭兴这个人身上或多或少有些开国功臣的骄纵毛病,行事也不够谨慎,这让他后来卷入了胡惟庸案,所幸,他死的早,只被削夺了身后爵位,身前还是得了个善终的结局。
 
 
 
郭山甫的二儿子郭英就厉害了。
 
朱元璋评价他:唐之尉迟敬德不汝过也。廷臣若某之忠诚朴实,诸人不及也。
郭勋的评价更能显出他的过人之处:郭英开国重臣,其功业之隆、子孙之盛、富贵寿考、始终令节世为罕俪,人以比之郭汾阳云。
简而言之,郭英有大唐郭子仪的遗风,不光统兵打仗有谋略,亦有居功不傲、自保之智。
 
因为能力水平比哥哥高,朱元璋大封功臣时,郭英不仅位列“淮西二十四功勋”之一,封武定侯,更在洪武朝大肆屠杀功臣的血雨腥风中,始终安然无恙。
 
建文年间,郭英从耿炳文、李景隆讨伐燕王朱棣,无功而返。靖难之役结束后,朱棣登基为帝,郭英因为过往的名誉没有被诛杀,仅遭了一个罢官回家。
 
永乐元年(1403年),郭英死于家中,死年六十七岁,获赠营国公,谥威襄,葬于巨野城北郭家茔地。
 
 
 
最后来说郭山甫的小儿子郭德成,也就是本题中的主人公,那个不要做官,只求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的小舅子。
 
史载:季弟德成,性通敏,嗜酒。两兄积功至列侯,而德成止骁骑舍人。
什么叫通敏、嗜酒?什么叫两兄列侯,他止步骁骑舍人?说白了就是众人独醒他独醉,大智若愚,淡泊名利,以无求求安生。
 
朱元璋因为极宠郭宁妃,郭家两兄弟又是列侯的开国功臣,朱元璋为了显示隆恩,有一次对郭德成说:“你们郭家立下的功劳不小,我让你做个大官吧。”
 
然而郭德成却连忙推辞说:“感谢陛下对我的厚爱,我脑瓜子不好使,性情懒惰,昏庸无能,难以事事,整天就知道喝酒。这要做了大官,不是既害朝廷,又害我自己嘛。人生贵在适意,能有俩小钱,每天能喝个小酒,我就很知足了。”
 
这话说的既知趣,又有自知之明,朱元璋一高兴,就赏了他不少金币、美酒。
 
照郭德成的意思,接过这些赏赐,从此之后不迈入朝堂、内廷一步才好。
 
但朱元璋却对他说,今后无事时,咱们可以一起畅饮。
 
这是朱元璋百忙之余闲来找趣呢,还是对他这位功臣家弟的考验呢?
 
郭德成的看法是,伴君如伴虎,喝酒也不例外,稍有不慎,即是灾祸。
 
 
 
朱元璋做了帝王后,对臣下特别看重三点——“忠孝、勿欺、勿蔽”。如果让他发现郭德成在装,那就是大罪。
 
此外,朱元璋对安全看的特别重要。刚登上皇位不久,他就下令设专人,每天五更之时在城门谯楼上吹起号角,高声唱道:“为君难,为臣又难,难也难;创业难,守成更难,难也难;保家难,保身又难,难也难!”
 
在写给子孙的《皇明祖训》中,他告诫子孙:虽然与那些朝夕相见亲近如同骨肉的人接触,也要在心里多加警惕,防人之心时刻不可无。如果要回避左右,和亲信大臣们商量机密,带刀护卫只许离你们十丈远,不能再远了!
 
这些,性通敏的郭德成能不知道吗?
 
所以跟朱元璋喝酒是一件很危险的事。
 
沈梦龙在《智囊全集》里记载:郭德成有一次进宫喝酒,朱元璋喝高兴了,偷偷把两锭金子塞进了郭德成的袖子里,并且交代郭德成不要声张,偷偷带出宫就行了。
 
喝的醉醺醺的郭德成脑子很清醒,如果照朱元璋说的去做,那就是坏宫中戒备森严的规矩(今天你能带两锭金子出去,明天你就有可能带把刀子进来),如果不照着做,那又是不遵圣命,究竟该怎么办?
 
郭德成很聪明,他把金子偷偷藏在靴子里,走到宫门口时,故意装醉,让那两锭金子自己掉了出来。
 
朱元璋得知郭德成的这个举动后,很满意。
 
但另一次,也可能是真喝大了,一不留神,郭德成在朱元璋面前闯下了“大祸”。
 
朱元璋见他喝的醉态十足,衣冠不整,散发披肩,嘲笑他说:“看你头发披散,语无伦次,真是个醉鬼疯汉。”
 
结果郭德成脱口而出:“我最恨这乱糟糟的头发,要是剃个光头,那才叫一个痛快。”
 
完了,一个劲地傻笑。
 
然而,此时的朱元璋却突然涨红了脸,他阴森地看着郭德成,似乎在质问,你莫不是想羞辱我,暗讽我过去当过和尚。
 
察觉到朱元璋的异样后,郭德成依旧保持醉态,但心里却瞬间清醒了。
 
该怎么破这酒后失言呢?
 
解释的话,越描越黑;不解释的话,越挨越险。
 
思来想去,郭德成只剩一个办法,把失言做成真的。就这样,郭德成疯疯癫癫地跑进寺庙,剃个光头,成了和尚。
 
朱元璋得知郭德成真做了和尚,心中的疑惑、忌恨随之全消,他笑着对身边的妃子说:“德成真是个疯汉子,原先我以为他讨厌头发是假的,想不到他真去做了醉鬼和尚。”
 
比起两个能挣功名的哥哥,郭德成才是世外高人。
 
他的不简单,是真不简单!
 
 10评论
 
秉烛读春秋  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
06-10 18:12
1928赞 踩
公元1368年,朱元璋在南京称帝,称帝后的朱元璋要封小舅子郭德成做大官,
 
郭德成却跪在地上哭着说:“妹夫,我也想当大官,可我不是当大官的料,到时候会耽误你的事儿,你就当个屁把我放了吧”。
 
最后郭德成说:“如果皇上对我好,每天能让我喝上酒就行了”。朱元璋见小舅子态度坚决,于是就放弃了封他当大官的念头。
 
从此以后郭德成醉生梦死、疯疯癫癫,朱元璋背后称小舅子为“疯汉子”。
 
公元1380年,明朝政坛发生了“胡惟庸谋反案”,朱元璋一怒之下诛杀了三万多人。
 
 
 
 
朱元璋的“瓜蔓抄”令所有的人心惊胆战,郭德成也被牵连其中,然而令人奇怪的是,朱元璋居然把小舅子放了,这到底为什么呢?
 
要想弄清这件事儿,咱们还得从头说起。
朱元璋的老丈人叫郭山甫,原籍山东巨野,后迁居安徽凤阳。
 
郭山甫是个算命先生,有一次,30来岁朱元璋带领红巾军队伍经过他面前时,经过仔细观察,他发现朱元璋有帝王之相。
 
郭山甫回到家后,急忙叫来自己的三个儿——郭兴、郭英、郭德成。让他们赶紧投奔朱元璋,嘱咐三个孩子好好跟着朱元璋干,将来他做了皇帝不会亏待你们兄弟三个的。
 
 
 
 
▲郭山甫
 
哥仨听从父亲的话加入了红巾军队伍,老大郭兴,老二郭英做了朱元璋的警卫员,老三郭德成年龄小,不适合于上战场,朱元璋让他做了“炊事员”
 
郭山甫的眼光确实很毒,朱元璋到后来果然作了皇帝,哥仨算是跟对了人。
 
老朱称帝后大行封赏,郭兴,郭英哥俩成为了“淮西24功勋”里的人。郭兴被封为巩昌侯,郭英被封为武定侯。三兄弟中郭德成功劳最小,只是一个品级很低的骁骑舍人。
 
到后来,朱元璋纳哥仨的妹妹为妃,这就是朱元璋的郭宁妃。郭宁妃在马皇后死后,成了名义上的皇后。
 
 
▲郭宁妃
 
套用赵本山小品中的一句话,“人和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?”
同时追随朱元璋,两个哥哥成了侯爷,一个妹妹成了王妃,只有郭德成还是一个小小的骁骑舍人。估计也就是一个营级干部。
 
朱元璋感觉过意不去,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一幕:“想封郭德成当个大官”。然而郭德成却拒绝了,只是说“有肉吃,有酒喝”就行了”。
 
朱元璋说:“这条件不高,我宫里有许多好酒,你随时可以来,好酒、好肉,好菜、管够。”
 
郭德成是个实诚人,隔三差五就到宫里找老朱喝酒,老郭的酒量并不大,也许是老朱故意灌他,反正每次老郭都是喝的酩酊大醉,被人架着回家。
 
有一次,老朱又邀请小舅子去宫里喝酒,老朱从屋里拿出了一坛百年陈酿“女儿红”,对小舅子说:“今咱们不醉不归。”
 
 
 
 
朱元璋每次喝酒都说这句话,每次都是郭德成大醉而归,而老朱却不醉。
 
郎舅二人推杯换盏,“哥俩好啊,五魁首呀,六六六啊……”。
 
老朱和郭德成玩起了猜拳。亲们想想看,郭德成那俩心眼能玩得过朱元璋?
 
只见郭德成频频举杯喝酒,朱元璋一个劲儿的倒酒。功夫不大,郭德成酒喝高了,手舞足蹈,在地上直打滚。
 
朱元璋看看时候不早了,自己也开心够了,于是派人把郭德成送回家。郭德成要叩谢朱元璋好酒、好菜好招待,俯身要拜。
 
老朱见他醉态十足,衣冠不整,头发乱蓬蓬的,于是笑着对他说:“看你头发披散,真像个醉鬼醉汉”。
 
 
 
 
郭德成摸了摸乱蓬蓬的头发,脱口而出:“皇上,我最恨这乱糟糟的头发了,明天我剃成光头,那才痛快呢!”
 
朱元璋一听变了脸色,心想,“我曾经出家当过和尚,这小子分明是嘲笑我,但一看他醉醺醺的样子,好像又不是出自本心。
 
“也许是酒后失言,我观察观察再说”。朱元璋打定了注意。
 
第二天,郭德成醒酒以后,回想昨天说的话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他懊悔的只想抽自己一耳光的。
 
明明知道老朱在皇觉寺出家当和尚,他对光、明、亮这些词很敏感,昨天我喝高了神经搭错路说了句“要剃光头”。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?
 
郭德成越想越怕,他明白朱元璋心黑手辣不会放过自己。怎么办呢?郭德成陷入了苦思冥想。
 
 
▲郭德成
 
过了几天,郭德成真的进了寺院剃了光头,真的做了和尚,整日身披袈裟念着佛经。
 
朱元璋这才息怒了,原来小舅子真是一个疯疯癫癫之人,我还以为他说剃光头是嘲笑我呢!哈哈……
 
郭德成用“假说真做”躲过了一劫。
综上所述,郭德成确实嗜酒如命,但对功名利禄看得很淡。他也看透了朱元璋是一个怎样的人。与其哆哆嗦嗦的伴君如伴虎,不如敬而远之,陶醉在自己的小天地。
 
讲真这是一种大智若愚的为臣之道,也只有看破红尘,境界升华到一定格局的人才能做到这些。
 
朱元璋这样的人永远看不透郭德成的内心世界,自以为多么高明,其实是被郭德成的外在表现骗了。
 
▲胡惟庸
 
在胡惟庸案件中,他的哥哥郭英虽然早已去世,但仍未逃脱朱元璋的惩罚,郭英被削夺了爵位,成了庶民。还多亏大哥郭兴死的早,否则不堪设想。
 
“胡惟庸谋反案”涉及到3万多人,郭德成也被牵连进去了。但是,在朱元璋的心中,郭德成就是一个“酒疯子”,他根本不相信郭德成会谋反,于是把郭德成释放了。
 
最后一句话:喝酒成瘾并非一无是处,假如郭德成不喝酒、而是做大官,肯定会被胡惟庸拉入阵营,事情败露时,肯定会被老朱砍头。由此看来,郭德成因酒得福了。
文/秉烛读春秋
 
 159评论
 
疑今察古几复  历史领域创作者
06-08 17:09
253赞 踩
朱元璋是中国出生起点最低的皇帝,开局一个碗,他的成功离不开拥护他的功臣。在朱元璋建国后,开国功臣也都得到了封赏,但始终是狡兔死、走狗烹;飞鸟尽、良弓藏,晚年的朱元璋开始清算当时一起打江山的功臣,即便是小舅子也没放过。
 
 
朱元璋一生有许多的女人,而在他建国大业的路上除了马皇后对他帮助巨大,郭宁妃也是很重要的一员。
 
据说朱元璋的老丈人郭山甫懂面相,在第一眼看到朱元璋的时候就说他面相富贵,能成大事。那时的朱元璋尚未发迹,但是郭山甫还是把女儿嫁给了朱元璋(也就是后来的郭宁妃),还让自己的两个儿子郭兴和郭英跟着朱元璋一起干,并且交代他们跟着朱元璋以后你们都是能封侯的。果然不出郭山甫所料,朱元璋成功后,郭家满门跟着尊贵不已,他的儿子们官至封侯,女儿也是朱元璋后宫重要的妃嫔。
 
 
虽然郭山甫两个儿子都论功封侯,但其实他是有三个儿子的,除了郭兴和郭英外,还有季弟郭德成。郭德成同样也是朱元璋的开国功臣,但此人大智若愚,淡泊名利,一直都只愿意做一个骁骑舍人,最终成为明朝为数不多得以善终的功臣。
 
郭德成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,他深知狡兔死,走狗烹的道理,所以在明初朱元璋大封特封有功之臣时,郭德成主动请辞,说自己的能力并不能担任要职,只做了个骁骑舍人。
 
后来的朱元璋觉得过意不去,特意询问郭德成允诺给他个大官,倒是郭德成大呼万岁给拒绝了,说自己只是个爱喝酒的庸人,对国家大事一窍不通,当官只会耽误国家和自己,还不如赐自己几坛美酒来的实在。朱元璋这才觉得郭德成真的无心于权利和地位。
 
 
沈梦龙在《智囊全集》里记载:
 
郭德成担任骁骑指挥时,有一天进宫参拜,朱元璋偷偷的把两锭黄金藏在郭德成的袖子里,并且交代郭德成不要声张。郭德成非常恭敬的道谢,当他出宫门时,把黄金藏在鞋子里,并且假装喝醉,故意脱掉鞋子让黄金掉出来,为的是表明不能秘密的带走。
守宫门的卫队捡到黄金后就拿去呈上去给皇帝,朱元璋只好说这是我给他的。
后来有人怪郭德成,郭德成解释说:“宫中的警卫森严,怀揣着黄金走出宫门,被发现了肯定会被认为盗贼。而且我的妹妹是后宫的嫔妃,侍奉皇帝,我更加要谨言慎行,谁知道是不是皇帝在试探我。”
这样一说,大家都佩服他的智慧和谨慎。
 
 
 
如此谨慎的郭德成在醉酒时也有失言的时候,据说在一次朱元璋在后花园举行的宴席上,兴致高昂的郭德成很快就喝的酩酊大醉,步履彷徨,醉眼朦胧间郭德成变得衣衫不整,披头散发。朱元璋见了就随口一问,怎么醉的披头散发了?
 
而烂醉如泥的郭德成脱口而出:这头发乱糟糟的头发非常的碍事,还不如剃个光头。
 
当时朱元璋并没有说什么,回到家中的郭德成酒醒之后才发觉自己早已祸从口出。朱元璋发迹之前就当过和尚,郭德成说要剃光头听上十分像暗示朱元璋之前当过和尚,在戳皇帝的痛处。
 
为了解决自己失言造成的巨大麻烦,郭德成没过多久就真的跑去剃了光头,还穿上了袈裟,开始钻研佛经。
 
朱元璋看到这样的郭德成非常高兴,不仅没有怪罪他,还和自己的妃子讲郭德成是个奇男子。
 
 
都说伴君如伴虎,机智的郭德成懂得避其锋芒,飞鸟尽、良弓藏,正是郭德成的谨小慎微保全了他的性命。
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